人類社會制度的產生……

◎這是起初「地球」被太陽震裂的過程,也是『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祂們在實行整修「人類居住的大地」、就是我們「人類」將來不斷循環的考場。

※事先簡介:這是把「人類」不同的種族群,作為「爭取霸權」的劇情實錄!過程是太陽開天而產生「人類」的當時--是從『陰府大本營』,所有「十二軌道的地氣而出」--這是「人類種族(不同膚色、容貌、體型)的生死輪迴之投胎處」;此況為【十二生肖的人性與種族者】!

▲在此表白:這是如今的【中國為種族人、俄國為種族人、非洲為種族人、德國為種族人、中國領域周圍的各處轄區為種族人、韓國為種族人、法國為種族人、英國為種族人、印度所有領域分為的種族人、美國為種族人、日本為種族人】。

※前述、這就是『陰府大本營』,所有「十二軌道的地氣」(人類種族)而出來的正式分類法。重點:這是從還『沒有文明』的時代開始;但是「當時各個種族人的本份職責」是如何?就此整篇一系列的表明:

起初的過程!

★在太陽開天的時候,就自然有一座單獨的圓周「地球」,而且這個「地球的面積上」就有產生「十二種人類種族」在這裡密集的居住--這是從『陰府大本營』經軌道而上岸來投胎的「十二生肖,為人類的各種習性」!就是要在這裡開始「當整修民間工作的修行者」。重點:就是起初是怎樣進行『人類修行的法則』?

這是事實錄--當時我在場,而是擔任【中國鼠者】的角色!

◎就從十二生肖的【中國鼠者】來談起:這位在起初的修行方式,就是一直想要當「所有族群的領袖」;尤其他也是時常不停的動腦筋--在計謀處事。況且他時常心想:如果憑他自己要當眾族群的領袖,那是絕對不可能會讓大家服從的事。

後來他就去找別族的美國狗者要來配合;就是要讓美國狗者時常到處去替他講--而作為宣揚「他中國鼠者的智謀能力」,是最佳眾選的領導者。

【中國鼠者】就是這樣的計謀:當時他就去找美國狗者,但是互相商討的結果…那族美國狗者聽到此事,也很不屑的回應,就說他是不可能會推薦中國鼠者去當眾族群的領袖。因為美國狗者他自己也是時常在找機會要當領袖的地位;卻說他只不過沒有中國鼠者的狡計而已。

不過【中國鼠者】被美國狗者當面揭穿他的狡計,他也沒有生氣,反而又得意的處事。中國就把「領袖的地位」也禮讓給美國狗者;但是「副領袖」就是中國說他要當。

尤其這樣的配合法也是兩人要共同來「執政」;當時美國狗者聽著就很直爽的答應--在這種情況下,兩人就要按照計劃進行時!突然旁邊就有人出聲,這位出聲的人就是美國狗者的好朋友--他是在旁邊休息睡眠的日本豬者也是恰好聽到這項「當領袖」的事情,就自己驚醒起來也氣憤的說,日本豬者也要加入當領袖的職位;卻說若是不給他加入的話,他就要把這兩人的狡計作為宣佈讓眾族群者也得知!

當場【中國鼠者和美國狗者】聽到這種訝異的話題!兩人就竊竊私語在討論,說這位日本豬者的智慧根是很直性子,若是不給他加入的話他是不會安定的。於是這兩人決定,說不如也推薦日本豬者去當「軍政的統帥」,讓他直率去承擔這項打死不退的崗位任務。

就這樣【中國鼠者和美國狗者】這兩人正商量好的時候,那位日本豬者就說到底要不要讓加入;同時中國鼠者就回答說叫日本豬者不要氣憤,也說當然要讓加入是最好的事。不過中國鼠者又說,現在大家加起來是三個人要如何分配領袖的職位才好呢?就是中國鼠者看到日本豬者的個性很直性子而要讓當「軍政的統帥」,但是那位日本豬者聽著也很納悶的不回答。

尤其【中國鼠者】看到這種情況的日本豬者好像不願意接受的樣子?中國鼠者就再說起,若是沒有這位「軍政的統帥」那根本就不可能有領袖的存在;也可說--這種「軍權」的地位是很莊嚴的事。問題:就說如果日本豬者不要的話,那大家要怎樣合作呢?那時日本豬者又聽著中國鼠者而分析完時,就直言的回答,說其實他日本豬者不是要推辭,是自己沒有那項能力去打仗。

當時【中國鼠者】就說只是要讓日本豬者去當「文官」而已。又說關於「武官」的事,就等大家能配合一起時,再去邀請另一族的非洲虎來加入,讓擔任武官就可行的事;日本豬者聽完時也很開心的一口答應,說:那好--這項「軍政的統帥」就由日本豬者來擔任。

◎果然這三個人也協議好之後,就一起出發去找那族非洲虎,是要讓他「旗鼓而擔任「領域外圍」的守護者。問題:既然這三個人和非洲虎者商討的結果…那族非洲虎也理直氣壯的說,大家竟然要非洲虎去擔任這項戰備任務,而是要抵抗外來「族群侵略」的事!就說那也可協調,反正們(非洲虎族群)早就習慣在外圍的處境活動。不過非洲虎也有條件,說只要「領域內的執政者」,能夠供應們(非洲虎族群)有長期不斷的糧餉與武器,那就可配合的事。

當場【中國鼠者】聽到非洲虎開出來的條件,就直接(自主)的回答說當然這種條件是很合理。但是中國鼠者就說要叫「非洲虎族群」,必須事先配合「們三個人」去執行一項「機密」的行動,等事情能夠辦妥之後,們才有辦法供應這些「長期不斷的糧餉與武器」之事。

此時【非洲虎者】聽到這項「機密」行動的事,就直接爽快的說,這種行動--其實對們「非洲虎族群」來講只是輕而易舉的事。突然非洲虎又直言的提起,說如果幫同「計謀者」去做這項--使領域內的眾族群,而「膽戰心驚」的亂象;但是等「計謀者」登基時,會不會不認帳、甚至反而把幹掉!

當時【中國鼠者】聽著也很驚訝的心想,不愧是機敏的非洲虎,連這種往後必定會「把滅口」的事,也能預知出來!中國鼠者就靈機一動的回答說,既然非洲虎怕,不如大家一起共事來簽字訂約;此狀就是大家簽訂也完成合作條約,就各自離去辦往後的事務。

問題:但是那時候的【非洲虎者】,好像對此次的合作,確實有點不信任這些「搞政治者」的心機;所以「非洲虎族群」就從此也各個的表情,都很威嚴的謹慎。

招兵買馬的過程!

◎就是【美國狗者】也開始帶著的「美國狗族群」,就到處去「興風作浪」的喧嚷,說叫大家要注意呀!有外來的族群要侵略們領域--請「各個族群的帶頭者」,趕快派一些壯士出來團結,才能作為抵抗外來的侵略者,不然大家的財物與生命是難保哦…

此狀:這群「美國狗族群」也到處連續喧嚷好幾天,但是整個領域內的眾族群者,還是無動於衷的悠哉過活。也可說是把「美國狗族群」當作一群瘋狗在到處喧嚷,不得安寧而不滿的臭罵他們。不過被臭罵的「美國狗族群」,還是到處掛滿宣佈的告示牌,也寫得很清楚--『請大家緊湊加入保衛領域的安全』。

這樣的宣佈法,也是「美國狗族群」初步的陰謀論。而且們宣傳完之後,就在美國狗者自己設局好的一處『召集所』,而作為不動聲色的等待!就是要等曾經約定時期的那位「非洲虎者」,希望能準時帶兵馬來到處擾亂。

◎暴動了!果然約定的時期已到,也是遵辦的【非洲虎族群】就帶著武器,而轟轟烈烈從外圍分布的攻入「領域內」。情況就是到處去擾亂,而且是假裝「興風作浪」的嗆聲,說要霸佔這處領域,叫大家要歸順非洲虎的統治,不然要把領域內的所有族群消滅!

尤其「非洲虎族群」這次也連續好幾天的「興風作浪」之聲勢,並看到「領域內」的眾族群,確定有在騷動的狀況下;非洲虎也開始暫時放下聲勢,而且臨時也「就地紮營」在等待那位中國鼠者,趕快派傳令兵來通報下步要如何處事。

◎起意了!此況的局勢:在領域內的眾族群,確實各個人類,大家都不知道事變的真相。尤其「各個族群的帶頭者」,也是「膽戰心驚」的跑去找當初到處亂喧嚷的美國狗者,反正是要邀請出面去和「非洲虎族群」協調!不過美國狗者就裝著一副事態嚴重的樣子,說其實這種局勢,若是以美國狗者的地位要去和非洲虎談判,那是不夠資格的事。

但是當場「各個族群的帶頭者」,就異口同聲地詢問美國狗者,說這種去談判的事,還要有何等地位者才可行呢?此刻美國狗者也直接口氣很大,就說這是要有眾族群者的共識而推選出來的「帶頭領袖」才可行;不然現在領域內的局勢是很亂,有誰會和地位不足的代表者,作為互相商量的解決事情嗎?此狀:這次美國狗者看著計謀成熟時,也趁勢說要叫「眾族群的帶頭者」,推選--突然美國狗者就停頓話題,也說不出來了…

原因就是當場「眾族群的帶頭者」,們會跑去『美國狗者的召集所』,『目的』是要去類似「審問」美國狗者,為什麼會知道有外來族群要侵略們領域的事?

問題講起:就是他們大家集合「衝撞」進入『美國狗者的召集所』,那時候美國狗者就是「反目作為」不給大家詢問的機會,而且又「自導自演」的使出一些「強勢壓榨法」;所以才造成他要推選自己當領袖的那一門話題時--就突然看到當場「眾族群的帶頭者」,各個的眼光都顯示「懷疑」狀態在看…

就是他停頓的一剎那在考慮:若是這種氣氛,又說出他美國狗者是要當領袖的話,那必定會惹上很大的事端--不如就暫時轉移去推選中國鼠者當領袖吧!此況的情勢下,美國狗者也很無奈的轉移、改口說那叫大家就推選他,代表大家的誠懇,去邀請一位「智謀能力很高的中國鼠者」;而這位的能力確實有夠資格,能讓大家一起推選他當「帶頭領袖」。又說他美國狗者敢擔保這位中國鼠者一定可以完成和平解決的事。

尤其大家聽完時就說起,如果推選這位中國鼠者當「所有眾族群的領袖」,但是萬一這次的談判沒有效果,那美國狗者要如何交代眾族群者的不服之處呢?美國狗者就回答說,若是這次讓中國鼠者去談判不成的話,那他也不可能有生命回來!不過美國狗者就說,假使談不攏,他美國狗者也會在眾族群者的面前「就切腹自殺來謝罪」。

當場「眾族群的帶頭者」也聽著很納悶,就說既然美國狗者是這樣的肯定,那他們大家就各自回去向自己的族群者說明與商討,若是大家同意的話,他們再集合來舉行推選的儀式;就各自分散而離去了。

◎事後!就是【美國狗者】在自己設局的『召集所』,而得意的等待「那些帶頭者」能夠早日來答覆;但是一等就好幾十天,也沒有見到一族的人類來探討。此景的美國狗者也等到很耐不住,就派一些自己的幕僚出去到處探消息;尤其回來報告的結果,說大家都是無動於衷,甚至還到處宣傳批評他們「美國狗族群」--是一群有問題者在搗鬼的亂喧嚷而已。

此道!緊張了:美國狗者聽到說是他在搗鬼的這一番話題時,也坐立不安又心亂的猜測,就想他是被懷疑?還是被揭穿呀?因為這次美國狗者到處去「興風作浪」的喧嚷,確實是引來領域內的「眾族群者」對他不服,反而大家都在「監視」他的行動。

當時美國狗者心想,他必須趕緊想辦法,快速地閃躲去找「中國鼠者和日本豬者」,讓大家來共同解決這種情況;不然萬一他美國狗者被那些「眾族群的帶頭者」,而拆穿是他在搗鬼的陰謀!那絕對會把他們「美國狗族群」全部消滅掉。

△就是當天晚上的美國狗者,也趁著三更半夜就單槍匹馬的閃躲去找「中國鼠者和日本豬者」要商討。但是美國狗者還是一路上也沿路在思考,說奇怪呀!他美國狗者這次發生這種險象,而這兩人也不出面或派一些壯士來支援,只讓他(美國狗一族)在對抗,到底這兩人在躲藏什麼?想著…想著……突然被美國狗者邏輯到!原來他是不知不覺也被中國鼠者設計而列入圈套了。

尤其美國狗者這一下子也心知肚明的醒悟,說可能他美國狗者也難保「領袖」的地位了;不過曾經大家都有簽字訂約,若是中國鼠者想不認帳,那也是很困難的事。美國狗者就想,他還是這次見面時也多提醒中國鼠者,不要忘了他美國狗者是未來「擔任領袖的職位者」。那時美國狗者也閃閃躲躲,已經來到「中國鼠者和日本豬者」的幕僚處了。

互相指責的過程!

請繼續閱讀~人類根源-3-【人類社會制度的產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h Siou 的頭像
Shih Siou

你不知道的人類真相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