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過程!

◎這是【非洲虎者】有得知到「美國狗族群」又到處在亂喧嚷的消息時,就遵照擔任「軍政統帥的日本豬者所交代的事項去執行了!

驚險:這次推翻確實是「假戲真做」的事變!就是「非洲虎族群的兇猛攻勢」,反而直接攻入『美國狗者的幕僚處』,而且還把他「美國狗族群」,甚至攻擊到「死傷遍地」的悲慘局面。

此況事變之原因:其實這種加入執行『政治』的共事者,確實各個都是互相「心懷不軌」的作態而且還是更「心毒手辣」的鬼主意者。

△這次的事變:就是「軍政統帥的日本豬者」,他把中國鼠者所交代的指令,要傳達給非洲虎者得知時!日本豬者就「故意」把話題減少講:他心直口快的向非洲虎者下令,說叫非洲虎者必定要從外圍把那些「英國羊族群」,全部都給他驚嚇到逼進領域內,而讓他們恐慌到處去亂闖亂躲。然後、以「衝鋒」的方式就直接攻入『美國狗族群的幕僚處』,事成後就自行撤回等候通知。

日本豬者就是故意減少講:攻入『到』美國狗族群的幕僚處『之範圍』--就是減掉雙引號內的這幾個字,才造成「美國狗族群」差一點就被滅族的慘局。

◎哇!當時【中國鼠者】也得知這次的共事者,竟然會發生互相殘殺的事端?就迅速叫自己的幕僚者去傳達日本豬者來會談,但是日本被叫來,而還沒有接談時--他自己也心知肚明這次中國鼠者是為了「美國狗族群」被屠殺的事件,才會急忙叫他來。

此況,【日本豬者】一見到中國鼠者就自己趕緊自圓其說,說他日本知道中國鼠者這麼急促叫他來是要詢問他這次向非洲虎者下令的事;就說其實這也不必要大驚小怪吧?他日本只不過看美國狗沒有那份智慧能力而像瘋狗一樣,整個腦袋都一直想自己是領袖!就憑這一點也讓他很早就不屑美國狗的作為,所以這次被他逮到機會而下令時,只是把『到、之範圍』的話題不講;是要稍微教訓美國狗--也讓美國狗隨著「英國羊族群」同樣恐慌到處去亂闖亂躲而已。

問題:但是也不至於讓非洲虎者會有那樣殘酷的下手,而且還差一點就把美國狗全部滅族的局面!此情,說關於這一點他日本怎樣想也想不透,當初他要下令時,也有分析過,大家都是共事者;而最頂多一旦攻入對立時,也只能夠讓這兩者互相吵吵鬧鬧而已。

尤其【中國鼠者】聽到日本豬者自言自語抱怨完之後,中國鼠也含笑說:豬者呀、豬者呀…你真是豬頭豬腦呀!萬一這次「美國狗族群」反而被非洲虎把他們滅族掉,那這個罪名是要由誰來承擔呢?居然日本豬者也很直性子回答說:滅掉就滅掉,這有什麼罪名?只不過是他們兩族群起衝突的問題--與他無關。又說如今是大家一起在「機密的推翻」而已,也是還沒有成立正式的法制;所以說他日本豬者才不理會美國狗者這次的死活。但是日本豬者又把話題轉移說:如果美國狗者被滅掉那也正好!反正「領袖」就由他日本豬者來擔任,才能讓眾百姓不懷疑之處。

◎喝!【中國鼠者】聽著也心寒終於明瞭這次事變不是純粹意外的事,原來是日本豬者的圖謀!確實是「借刀要把美國狗者滅掉」,然後作為「爭取領袖地位」的趨勢之法。唉!難怪這些『搞政治的人』實在是互相「前面手牽手後面下毒手」的真實寫照。

當時【中國鼠者】明白之後也不揭穿日本豬者的圖謀!反而還冷靜含笑說:日本大帥呀!你這次真是做出很大的錯誤了。此因:假使這次能推翻成功的話美國狗者要登基而擔任眾族群的領袖,那也是困難重重的事。

依照原理來說:他美國狗者這種品行是無法讓眾族群的「帶頭者」能接受之處。這也是他平常處事都是用於亂疑心亂咬,而且還是「敢作不敢當的一群美國狗族群」。所以美國狗者就憑這一切作風,也可說他想當什麼官職,確實根本就連一點資格也不配。不過美國狗者這下可真正有機會了!反而還能讓他輕而易舉的登基--就是你日本一手把他推上臺的。忽然日本豬者聽到中國鼠者說出這麼一番話題,也整個心神都恍惚了,而且還停頓片刻才再度出聲,說喂喂…你中國鼠者是從哪裡推定他美國狗會輕而易舉的登基呢?

◎哦!【中國鼠者】就提起說這次推翻的事是大家共事的機密行動!但是「美國狗族群」這次被非洲虎者攻擊到死傷的慘狀,而若是不幫美國狗想辦法去助成他當選領袖的話,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就是這位美國狗個性必定會懷恨記仇,反而絕對會把大家所有的機密行動作為點點滴滴到處去宣傳。不過,假使美國狗敢這樣的做他也是死路一條而已,因為他也是共謀者。

尤其話講到這裡的【中國鼠者】,突然兩眼看著日本!好像在暗示什麼事?中國鼠者就在日本面前而自言自語說,唉!其實這種陰謀論的事只是早或晚總是也會洩漏讓眾族群者得知。但是最主要這段短時期內必定要先達成「執政的任務」;若是能趕緊達成的話,那管他美國狗再怎樣宣傳也是無用處。這也是到時候信或不信),只是讓所有百姓作為產生心中的疑問而已。重點:聽說這次美國狗也被非洲虎者追殺而攻打到遍體鱗傷,反正美國狗也逃之夭夭不知去哪療傷?如果死掉的話那事情一切就都好處理;若是沒死的話那往後就有戲可唱了!當時中國鼠者自言自語說完時就對日本豬者拍拍肩膀也靜靜告退而去。

在這種情況下的【日本豬者】好像得知是什麼事、也趕緊回去自己的幕僚處!而且還挑選一些自己同僚的壯士者,然後也隨著他匆匆忙忙出去了。

◎但是在這邊的【中國鼠者】他還是自己默默去找非洲虎者,是要詢問他究竟和美國狗是起什麼衝突?中國鼠者也迅速來到非洲虎者的基地--當場一見面時,非洲虎者就很氣憤反應說他這次也是遵循「日本大帥」的指令而直接攻入『美國狗族群的幕僚處』。可是?當時美國狗為何也下令反而叫他的族群全部圍攻他非洲虎者一個人並且還是用猛攻的方式,確實要致他於死地的情勢!所以他非洲虎者也只好下令叫自己的族群全部反撲而上…這就是當時的情勢--類似動機要把他滅口的樣子。

◎哇!【中國鼠者】聽到非洲虎者說出這番心裡話時,也終於明白了。原來(美國狗者和非洲虎者)這兩也是心懷不軌的處事者,才會產生「心狠作祟的事端」。那時中國鼠者瞭解之後也不說出事端的真相,反而就感歎說:哎呀!非洲虎哥呀…非洲虎哥,你為什麼會有這種心理作用的見解呢?其實這只是一場誤會而已。假使你「非洲虎族群」在沒有預防的情況下,突然被外圍的戰況而衝入時!那你非洲虎者也是一樣會一時「驚慌失措」反抗;何況這次「美國狗族群」是來不及撤退去閃避處,就被你「非洲虎族群」的兇猛攻勢而直接衝入!那你說、他美國狗會反擊也是很正常的事。

再說這次他「美國狗族群」,被你非洲虎者也攻擊到死傷遍地連連的慘局。此況雖然你們兩有誤解,反正也已經「假戲真做的殘殺局勢」--唉!這也是冥冥之中註定,不如就暫時不要向美國狗解釋這次的誤解事,乾脆「將計就計」的激怒他,讓他到處去亂宣傳的抱怨。反而也正好--就憑這一點殘殺的局勢,確實能引伸讓領域內的眾族群者,而去「膽戰心驚」的暴動。不過這次你非洲虎者美國狗的衝突,雖然你能認知這是誤解的事,但是在那一方面的美國狗,他那種個性的見解,確實不認為是誤解的事!而且他必定會記牢著和你不共戴天的對抗。所以非洲虎哥呀!你還是要做好預防那族美國狗對你偷襲或陷害哦。此時【非洲虎者】聽著也大聲說:笑話!他(非洲虎族群)的威勢還怕美國狗來偷襲嗎?若是美國狗敢向他偷襲或陷害的話!那他絕對會下令把「美國狗族群」滅掉。

當時【中國鼠者】也笑笑奉勸,就說最好還是防範一點比較好!雖然你非洲虎者的攻擊力很強,但是美國狗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的鬼主意是比你非洲虎者還更心狠手辣。重點只是提醒你而已,希望你這段時期不要隨便進入領域內,就待在你的基地;等他中國鼠者將所有事端做於擺平完時,再叫「日本大帥」來通知你下步要如何處事。

◎前述【中國鼠者】也吩咐完之後,他還是獨自默默行動,而轉移去要探望美國狗的傷勢安危,但是中國鼠者這次確實也領悟到自己的策略已經出問題了!就是中國鼠者沿路探訪也打聽到美國狗的駐紮處。此景,中國鼠者要去找美國狗見面時--哇!發現原來美國狗這段時期內都避不露面的原因:就是跟著「英國羊族群和俄國牛族群」在一起,而且他們「這三種不同族群」也已經成立「聯盟」的局勢。

那時中國鼠者也心知肚明的回想,啊!若是真的那也是意料中的事;就是當初被日本圖謀不成,反而讓他好狗命的逃之夭夭,如今也助長他們同病相憐的結合勢力。再想:這次假如他美國狗把大家暗中計謀的事,而且洩漏給「英國羊者或俄國牛者」得知,那也是有可能!不然就憑「美國狗族群」的作風要和大家聯盟,確實是不可能的事。啊!想歸想…既然來到這裡不如也只好裝作不知情就直接走進去找美國狗探視看看,再作定論吧!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防守在外圍的俄國牛者就把中國鼠者擋住了,況且還對中國鼠者出口大罵說,鼠者呀、鼠者…你確實很狡詐,竟然連你們曾經暗中共謀的美國狗也想要把他滅口!當時【中國精靈鼠者】一聽就瞭然、也很冷靜假裝不知情而反應說,俄國牛伯伯呀、俄國牛伯伯呀…你說出這種話,該不會是美國狗時常對大家「自編自導」的那套謊言之騙局吧?這是全領域內的「眾帶頭者」,大家都知道他是亂講的謊言!竟然你俄國牛者也是聰明偉大的角色,為何也是那麼笨,而這樣就被美國狗騙去要當他的犧牲者,哎呀…真是不可思議呀!當場俄國牛者聽到中國鼠者反駁這些話題時,又大發脾氣說中國鼠者你把這些話解釋清楚,到底美國狗是騙大家什麼事?

怎樣應變的過程!

◎尤其【中國鼠者】看到俄國牛者大發脾氣而要他解釋清楚。當時中國鼠者也心想:這是美國狗已經出賣大家共謀的事,不如藉機擺他一道,不然目前的俄國牛者不會放過他中國鼠者--啊…既然遇上這種俄國牛者,確實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莽撞者!還是「將計就計」的把整個局面推給非洲虎者去承擔吧!反正已經有吩咐過非洲虎者這段時期不要隨便進入領域內。

於是【中國鼠者】稍微考慮一會就解釋說:其實他走這一趟來找美國狗,是專程要來奉勸美國狗不要再栽贜非洲虎者的罪名!因為非洲虎者已經知道他在設局要讓「俄國牛族群和英國羊族群」成為替他打前鋒的犧牲者,然後他「美國狗族群」就可趁機而入去報仇;不過他們兩仇恨的事--據說:是美國狗先帶著自己幕僚的一些心腹者,暗中去劫奪非洲虎者的糧餉,甚至還把非洲虎者的基地也放火燒掉。

所以才會引起非洲虎者這段時期內,不定時的帶著自己兇猛族群者,以強勢攻入領域內,『目標』也是針對「美國狗族群」而來的;不然為什麼大家都只是虛驚一場也沒有重大災情,只有「美國狗族群」被屠殺而已!此情也就是「美國狗族群」這段時期內,才會時常到處去「興風作浪」的亂喧嚷。原因就是害怕被非洲虎者把他們族群全部滅掉!所以美國狗才到處去設計一些「愛出風頭」的族群者,要讓他們去當作莽撞而送肉養虎的犧牲者。

哇!聽到這裡的俄國牛者突然整個眼睛也瞪大而傻了,就很激動大罵說,美國狗盜呀、美國狗盜…竟然連他俄國牛者也敢耍!好、好、好…請你中國鼠者暫時在此地等一會兒,他俄國牛者就進去把美國狗拖出來、讓你們兩當面去對質吧!

有戲可唱的過程!

請繼續閱讀~人類根源-5-【人類社會制度的產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h Siou 的頭像
Shih Siou

你不知道的人類真相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