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鬼的陰陽大對抗……

◎本章重點提示:

(一)天下民間產生『道教』耍法的真實由來。

(二)地球再度被震裂—人類再度遭遇「第二次世界末日」的過程!

※前情提要:前篇《人類社會制度的產生》後續的演變,就是大地震把整個領域的地皮震裂分割成「五大區處」,並且隨著海嘯脫離遠方而去(此為第一次世界末日之景);不過這只是『略微』的分割,因為當時只有兩顆太陽在作業,故只是初步五大地形的規劃,僅日本豬者(第二地形)的領域,獨立被大海隔開。(也因此之前中國精靈鼠者,唯獨把大地震的事祕密交代給日本豬者知情。)

第一次世界末日之後,整個領域內的所有種族,震死了大約百分之五十的人類。因此,後來就產生『活人與被震死的靈魂』而時常共處同一空間(民間陰陽界);也就 是被震死後的靈魂,大部分都在民間徘徊(有的是在等投胎機會、有的是等『渡畜牲者』來羈押,以當時未建設「當地陰間地府處」的情形下,『渡畜牲者』的數量 不多,一下子死這麼多人類,工作量太大,造成人死後的靈魂還得待在民間等待)。

此段時期,當時的〔陰府大本營〕,還在進行各項建設及法規的制定,對於陰陽兩界的接觸,還沒有嚴格的法規限制,只有明文規定:『陰界不得毀壞到陽間人類的軀體』(因為人類真的很少),所以在民間的人類,經常可以輕易見到鬼,也造成之後『陰陽大對抗』的局面……

【起初的過程】

▲首先說起中國精靈鼠者:當他進入事先挖好的深坑,出禪後,靈魂根者就回到〔陰府〕,去參與規劃下一步〔陰府〕的建設。

而當時那位軍政統帥的日本豬者也在大地震中死亡,靈魂根者就被『渡畜牲者』羈押回〔陰府〕。當日本豬者一臉茫然進入〔陰府〕時,竟然看到中國精靈鼠者在那辦公!一問之下,才明白,〔陰府〕安排靈魂根者投胎當人類,都是有職責目的之使命;中國精靈鼠者日本豬者都是五界元老特任使命去投胎當人類的。為的就是要在第三界,讓人類開始實施初步的政治維護法。

日本豬者,深感不平地說:「平平都是投胎做人,啊為什麼我日本豬者就比較倒楣,領袖地位拱手讓給那個智慧不怎樣的美國狗者?要是讓我當眾族群的領袖,人類政治的實施,絕對沒有問題!」

才剛說完,就看到那位被日本豬者暗殺而死的俄國牛者也跑過來打招呼,說:「元老,你也回來囉!我被元老你給騙去殺掉,你現在才死哦!」

日本豬者一臉錯愕地看著俄國牛者,不知該如何答腔。

中國精靈鼠者笑笑的說:「日本豬老弟呀!投胎當人類,扮演的角色不同、際遇不同,大家都是如同在演一場戲,只是想辦法在戲份中完成自己的職責就對了;這回雖然沒有成功實施人類的政治,但也算有了初步的啟蒙,後續再規劃吧……」三人簡單交談後,就各自離去,日本豬者也去接受靈魂根者回界的報到審判……

※當時因世界末日,生物死亡者為數眾多,在陰府內地,也有一大堆該投胎魚蝦、動物的靈魂根者需要管制、處理。於是,日本豬者就自願到民間陰陽界,擔任陰界的帶頭領袖;也就是管理陰界的『渡畜牲者』及該循環第四界的靈魂根者,就這樣而當選了靈兵將的統帥;後來也自稱陰靈皇帝(以下內文稱之為日本豬靈者)。

當時的民間各處,〔陰府〕也建設好通往陰府大本營的線道,有小飛碟在線道內接駁回陰府審判的靈魂根者;執行公務的靈兵天將,也都是搭乘小飛碟進出陰府與民間。這些小飛碟的外形、大小很像「大烏龜」,起飛時四支腳架會收起來,降落時就張開四支腳架。

而同時正在建設的各區〔當地陰間地府處〕,也是由「太陽星君」駕著飛碟忙碌地建設中……(當代的小飛碟幾乎是滿天飛,且因為很小,電磁力也不強,人類可經常看到,也稀鬆平常地稱之為『陰府的交通車』。)

日本豬靈者在陰界執行動物循環的統治管理,也經常搭飛碟到民間各族群的領域,尤其念念不忘陽世間的美國狗者

△這個美國狗者,在世界末日的大地震後,並沒有死,並且也霸道的就此當選了所有族群的領袖,還自稱名號為美國狗守皇帝。(日本豬靈者就是因為看不慣陽間美國狗者自封名號的狂妄,才也自稱陰靈皇帝與之對抗。)

當時的地形,雖然整個領域被震裂分割成五大區域處,但是等海水退潮而見底時,人類仍然可以行走來往各區域處,所以曾經被海嘯推離遠方的地皮區處(之各種族),不論是日本豬種族人、還是非洲虎種族人,也都歸於美國狗守皇帝的獨裁統治之下。

當然日本豬種族人是不甘心臣服於美國狗守皇帝,然而也只能私下的民怨而已;至於非洲虎者,更不敢指望「長期不斷的糧餉供應」之約定,也怕美國狗者記恨報復殘殺之仇,躲到遠遠的邊疆地帶去生活了。

(遠古時代,各種族都是以『族人數量』當興盛的表徵,因此當時的人類,不同種族是禁止通婚的;若異族人種的交配者,會被視為「背叛種族」,而遭受驅逐或處死的制裁。)

【陰陽大對抗的起因】

◎起因於日本豬者美國狗者—這兩位曾經是死對頭的圖謀者。但是,曾經這位「軍政統帥的日本豬者」已經被震死亡,又為何還能上陽世間和美國狗者互相對敵、爭霸領土權呢?

就從日本豬靈者在陰府內地當選了靈兵將的統帥來說起……

日本豬靈者民間陰陽界執行工作時,眼見陽間的美國狗者用暴政在統治百姓,大家對於這個美國狗守皇帝的霸道行為都很不滿;尤其,不滿的過程是自從美國狗者登基之後,其初步實施一些「士農工商的政策與法制」,以便讓全民有保障的共同努力打拼工作;但是,所有打拼的工作者,若是有收穫的物主,必定要由執政者來抽成—這就是當代百姓的納稅法。

重點:美國狗守皇帝執政的官僚政治,大多是以「貪贓枉法」的處事,到處扣押、侵占、沒收百姓的財物;即使百姓沒有收成,也硬要強逼繳出政府的抽成;不順從的百姓,就被強押去當政府免費的勞工,甚至做到命都沒了。當代實施的政策,確實是一種「無權佔有」(沒有所有權仍強制侵占)的法制。

美國狗守皇帝的獨裁暴政,也讓各區處的百姓,反而大家都抱怨連連,官逼民反—到處產生了一些反抗份子,時有發生暴動的亂象。

看在日本豬靈者眼裡,氣得牙癢癢,對於這個美國狗者是極度的不滿!祂向中國精靈鼠者回報美國狗者的惡行,說自己想去陽間推翻美國狗者政權的自肥法制,中國精靈鼠者(當時任職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只有淡淡地說:「隨你處理吧!」

於是,日本豬靈者就開始進行祂的謀略……

首先,祂時常出現在日本豬種族的領域,讓日本領域的百姓看見祂顯靈,並且也向人類百姓宣稱自己當選了陰府內地的陰靈皇帝,既然美國狗者自稱「狗守皇帝」,那祂也自稱「陰靈皇帝太歲爺」。

此景的陰陽大對抗,確實讓百姓對當『陰靈皇帝的日本豬靈者』更尊重的敬奉,希望陰靈皇帝能拯救百姓脫離美國狗守皇帝的暴政。

日本豬靈者還拜託「太陽星君」,製造了新的『豬』基因,一胎可以生十幾隻;其實祂是計謀要讓民間的豬隻大量繁殖,佔據陽間美國狗守皇帝的領土。果然後來豬的繁殖能力大增,到處快速繁殖,美國狗守皇帝就下令人類,把豬大量宰殺當食物吃。)

接著,日本豬靈者運用掌管水界動物的職權,叫「渡畜牲者」配合祂的私謀:有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是水中大型生物死後,靈魂根者長度夠長,有資格上陸地投胎動物者),準備要投胎時,渡畜牲者就奉日本豬靈者之命,暫時不羈押去投胎動物,反而容許這些水界生物的靈魂根者,去顯靈給人類看,傳達陰靈皇帝太歲爺的偉大、神蹟,讓民間人類有依靠陰靈皇帝太歲爺的心態。

日本豬靈者打算讓大部分人類站在祂陰靈皇帝這邊,屆時就運用水界動物的靈魂根者去附身人類,成為對抗推翻美國狗守皇帝的反抗軍,把美國狗者的政權推翻!

祂自認此計謀必定能完美無缺地達到祂的目的—卻沒有料想到『鬼算不如人算』,事情失控了……

當時各區域處的所有百姓都過著鬱悶的生活,就這樣的悽惶之景,也使那些「反抗份子」,就把「陰靈皇帝」的日本豬靈者,拱上陽世間和美國狗者對抗的搗亂。

那些反抗份子是誰呢?就是各個區處種族的帶頭者。們很不滿美國狗守皇帝用霸道的獨裁法在處事,所以這些反抗份子,也耍出一些怪力亂神的圖謀方式,目的就是要消極抵抗來奪取美國狗者政權的利益。

創始道教的過程

◎出奇招了!

由於陰靈皇帝太歲爺的顯靈、以及水界動物靈魂根者的顯靈宣傳,美國狗守皇帝也耳聞日本豬靈者的事蹟—這個當初跟他超不對盤的日本豬者,竟然連死了也要來跟他爭領袖的地位!美國狗者咬牙切齒地把日本豬靈者的事情下了一個結論:「根本是痴心妄想的豬霸界!」(因此,『豬霸界』這個詞是美國狗者創造出來罵日本豬靈者的詞。)

後來,『豬霸界』一詞,也給這些各個區處族群的帶頭者一詞,也給這些各個區處族群的帶頭者一詞,也給這些各個區處族群的帶頭者(反抗份子)對抗政權的靈感,便開始進行奪取政權的計謀……

一開始是在日本豬種族人的領域內,反抗份子藉著日本豬靈者的名聲,雕塑了很多取名為『豬八戒』的神像—這是以『豬霸界』的諧音,代表反抗份子推翻美國狗守皇帝的圖謀—然後再蓋起很多處的『太歲爺廟』,外形都是木造、如同百姓居住的屋體。這是要用來讓一些迷糊百姓供奉,拱出『太歲爺廟』、豬八戒的神靈偶像。

真相:建設這些廟,就是要招攬一些不敢面對現實考場、想寄託無形相助、依靠無形當心靈寄託或精神慰藉的人,讓他們茫然地隨波逐流(大家都在拜,我也跟著拜),來貢獻給廟裡財物;百姓把財物往廟貢獻,就能奪取美國狗者政權的利益。(這確實是一種對抗政權的對立,是要剝削百姓的納稅財物。)

△剛開始的策略:就開始派出一些人,到處去怪力亂神地造謠惑眾,宣揚說:「日本豬靈者已經顯靈在陽世間,是要來『渡眾生』的神靈者!大家的生活這麼痛苦,日本豬靈者不忍心見到人類受苦,要來解救人類啊!」

還說:「請大家相信這位神靈,祂是在『陰間界』擔任陰靈皇帝的執行者,祂必定能替所有人類化解不如意的事端……」

接著,又派出另一批人,去誇張地傳頌拜太歲爺廟的神奇事蹟,稱頌太歲爺廟的靈驗;各種版本的『親身體驗故事』,在各個不同區處去宣傳,編造出『很多人去求拜豬八戒神像後,就神奇獲得幫助的事蹟』,讓這些神蹟漸漸流傳開來,又誇示地說:「這是凡事有求必應的太歲爺哦!」

而且,在宣揚這些神蹟故事的內容,必定要編創得十分寫實,百姓生活上都會遇到的挫折,都因為求助太歲爺而神奇解決,自然就能吸引一些迷迷糊糊的百姓,碰到類似挫折時,就會想來廟裡求助。

然後,這些宣揚者,必定也要宣揚:「要向太歲爺求助,就要準備祭品供奉給太歲爺享用,太歲爺自然就會幫忙。」

另外,還有一項重要規定:「太歲爺是有求必應的,來求助的人,必定要捐錢或貢獻產物,才有建設的經費蓋越多太歲爺廟;蓋越多廟,就表示太歲爺會去該處聆聽百姓的求助,大家就能到處都有太歲爺的庇佑。」

就是這種空泛的操縱法,也讓所有百姓漸漸沉迷,有心事的人,就給求個心安的心靈寄託而已。但真正有遇到困難的人,要如何應付呢?

例如:若是一百個有困難的人去求助太歲爺幫忙(其實太歲爺是不存在的、更不可能幫忙),但只要偶爾巧合幾個事情獲得解決,那他必定認定是太歲爺幫的忙,就會無限的推廣與招攬其他人去拜;不過,若有去求拜卻沒有感應到幫忙的人,就可說是福分未到的人—這就是「創辦宮壇神廟者,應對信眾的伎倆法」。

當時,這樣的宣傳,果然吸引了很多人類,把生活的困苦,湧向太歲爺廟傾訴,貢獻的財物很快就讓太歲爺廟一間又一間地建設起來。

【更驚險的事】

日本豬靈者也知道,民間日本豬種族人以祂的名義蓋了很多太歲爺廟在供奉求拜;而且,那些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原本配合日本豬靈者的指示,到處顯靈或附身替陰靈皇帝宣傳),現在因為民間太歲爺廟越來越多,反而偕同更多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都 不去投胎,也有樣學樣,到各處太歲爺廟去耍弄人類,「附身起乩」的現象到處可見,開口都自稱是「太歲爺駕臨視察民間」,把民間人類耍得五體投地,更多人對 「陰靈皇帝的豬八戒神像」尊重的敬奉,再窮再苦也要貢獻祭品或財物給「太歲爺」,希望這樣才有太歲爺的無形相助,來解救、脫離窮困的境遇。

(就是如此的循環,人民其實是苦上加苦,但卻自我心理安慰會有時來運轉之日,繼續無止盡地貢獻所有。)

日本豬靈者有點傷腦筋,這個現象可不是祂原來的規劃呀!不過事到如今,祂陰靈皇帝太歲爺的名號,可真的在民間拱成勢力,就只能將錯就錯地進行計劃,以後再來考慮怎麼解決這些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

【此景的播弄】

後來,美國狗守皇帝也得知,日本豬種族人在建設許多『太歲爺廟』,把那個曾經的死對頭日本豬者,拱成「豬八戒神像」讓很多百姓當作信仰,且已成風潮,百姓都把財物貢獻到「太歲爺廟」。(雖然『道教』一詞是後來有佛教之後而賦予的稱呼,為讓讀者區別,在此文中就以『道教』稱之。確實原始道教的起源是日本豬種族人創立的『太歲爺廟』。)

當時這種讓百姓無限自願貢獻財物的剝削法,確實是比美國狗守皇帝執政所收取的賦稅還要豐登。

為此美國狗守皇帝也很氣怒,苦思對策要阻止這種剝削政府利益的「反抗集團」……

不過,這類道教的「自願貢獻財物法」,讓執政者要把它列入納稅法也難,再怎樣策略也無法定規;因為這類道教的「怪力亂神」,是一種空泛的作業;百姓是自願「捐」財物到這類太歲爺廟,捐多捐少也沒有一個定規、無從查證,想要以執政者的立場逼「太歲爺廟」繳納稅款,廟方就宣稱沒有收到百姓貢獻的財物,甚至還有說詞是:「那是貢獻給太歲爺豬八戒的,你自己去找太歲爺收稅吧!」

這樣的情況,也激怒了美國狗守皇帝,氣怒之下,他就下令:「把各個區處所有創辦宮壇神廟的(道教)主腦者,通通羈押去審理。」結果就把這些「道教的主腦者」列入擾亂治安的叛亂罪名,並把他們屠殺示眾。

此舉引起各個區處百姓的大反彈!尤其有些被道教洗腦的沉迷信徒,反而時常集體到處去縱火的暴動……

沉迷道教的迷亂者太多了,到處暴動的衝突,也讓美國狗守皇帝的政權無法壓制,甚至有快倒閣的危機。

※當時美國狗守皇帝也很瞭解這些道教信徒的處境,若是一旦被『道教』牽去洗腦的人,反正是茫然地死心塌地寄託在無形,屬於一種『沒有自我』、『依賴神靈會幫忙』的心態,就會甘願犧牲自己的軀體,而產生這種抵抗政權的亂象。這就是「沉迷信徒」的特點。

其實,看到這一點,也讓美國狗者想起他曾經的圖謀:就是用於「煽動與拐騙英國羊俄國牛的洗腦法」,才讓這兩黨派的族群者,茫然的死心塌地服從美國狗者登基,此法確實如同道教現在搞的組織,異曲同工的寫照—同樣都是創出一個『偶像標的』(一個是日本豬靈者、一個是美國狗者),讓茫然、無所適從的群眾去依賴此偶像,形成組織,再將組織內的群眾作為運用,去達到此「偶像標的」私下的利益。

△當時,美國狗守皇帝就是這樣面臨險象,便緊急調集各個區處的區長來會商,該如何才能擺平這種困境?

後來,協議的結果:那些『道教修行者』所要求的事項,就是要有們「道教信仰的自主權」。

美國狗守皇帝也被逼迫到很無奈,就和這些「道教修行者」達成妥善的協約。此協約的事項如下:

第一:道教徒不准干涉政治的執行法。

第二:若是不想納稅者,就從此遷居去荒郊野外而自生自滅的生活。

第三:如果在荒郊野外有自行農耕的物產,也不准帶進城市裡做買賣。

訂出協約後,並規定:「若是違反者,必須要接受沒收財物的制裁法。」

當時這些「道教修行者」也同意政權者的做法。有了前述的協約,這些道教信仰有了自主權時,就再也沒有道教信徒到處去暴亂之景。此狀,也使得美國狗守皇帝,再也不干涉這些道教的舉止行動,而且也使得所有執政的官員,都過著很長一段時期吃喝享樂的悠哉生活—根本沒有理會百姓的生活疾苦,完全沒有經濟策略、也沒有建設;也可說,政府官員是搜括百姓財物來自肥享樂,根本沒有盡到「政府官員」的職責。

【後續的事變】

◎自從所有執政的職權者,遵照美國狗守皇帝的旨意,和道教修行者做好協約後,反而再也沒有特地去巡查這些『道教』後續行為的處境。

當然,百姓生活依然困苦,對政權者的自肥專制仍然是不滿,更多人把心寄託在陰靈皇帝太歲爺,冀望有無形相助,讓日子變好過……

一直到財政部之官員,質疑地發現:自從實施和道教的協約後,政府向百姓收取到的賦稅,就一年比一年減少,甚至減退到不夠「文武百官及民間建設」所需的開支費用(其實也根本沒在做民間建設)!

財政部就向美國狗守皇帝反映,美國狗守皇帝又是大動怒了!於是,派出一些調查員,到處去機密的默默察訪,看有誰在逃漏稅。

調查的結果,發現癥結,為時已晚—問題就是出在那些『道教』之處!這些道教已伸張到整個民間的城市裡,到處都是創建了「道士或道姑」怪力亂神之宮壇廟宇—已經由「太歲爺廟」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宮壇廟宇,拜的神像也有各式各樣的名號!(原來有很多水界上岸沒去投胎的靈魂根者,都各自顯靈編創出神號,不再只是陰靈皇帝太歲爺……)

如 此處處創建的宮壇廟宇,誘拐一些迷悟不醒的百姓,讓他們整天不務正業地當樁腳—這些人會以服務神靈的理由,放下士農工商,在替廟宇宮壇工作;而這些廟宇宮 壇本身是根本沒有經濟產物,卻是得靠百姓的捐獻財物當收支,所以是需要更多樁腳去替廟方宣傳,拉更多人來信仰,才有更多的捐獻可以供養『廟裡的人』—神靈 是無形的,哪有可能要花錢?既然要吸引人自願把錢捐來供養廟裡的人,當然得編創出一套花俏的理由:就是說這些在當師父、道士、道姑、廟公……等服侍 神靈的人,是放下世俗的工作,替民間的人犧牲奉獻,當神靈者在民間的代言人;還編創了一些神靈者的典故故事,當作歌曲般的朗誦,只要把誦念的音調都改成 「一聲」,自然就會順暢快速地朗誦過去,信徒也聽不出朗誦的內文是什麼;再宣稱朗誦這些文章會有消災解厄的功效,還會讓神靈者降臨來替民間人類解決痛苦。 (這就是起初『經文』的由來。)

然後,這些師父、道士、道姑、廟公等『靠人供養的人』,就用整天在朗誦這些經文,表示在替百姓消災解厄,百姓自然就會甘願送財物來供養。

有了一大堆不務正業的人當樁腳,誘拐百姓來信仰,其實也是當初消極對抗政府的作為。他們到處煽動一些「不服政府處事的打拼創業者」,而來時常暗中把物產運去敬奉那些創辦宮壇廟宇的主腦者,當作供養師父的處事!此舉才產生政府收取的賦稅減退。

【終於清楚的反擊】

美國狗守皇帝得知此情況後,又再度調集各個區處所有的區長來會商。但,此次會商的結果,也讓美國狗守皇帝遭受到很大的打擊!

所有區長都說,們早就察訪過了,那些創辦宮壇廟宇的主腦者,各個都說『這是他們私家所設立在祭奉自己祖先的祠廟』,是緬懷列祖列宗的場所;所以我們執政者也是沒有理由去干涉百姓信仰『道教』的私事。

▲此次會商的重點,仍是當時最風潮的神廟:「日本豬靈者的太歲爺廟」!尤其此類廟宇是那些反抗份子的主腦者,在利用怪力亂神的力量,而去招攬眾迷信的百姓,確實是「興風作浪和挑撥離間」的造反法;反正就是要煽動百姓,讓百姓不服政府、不再納稅,改去依靠太歲爺廟。(這是當時民間的亂象。)

【陰陽戰爭的實況】

◎前述,美國狗守皇帝瞭然情局之後,憤怒地下令,要把所有城市裡的「太歲爺廟」給通通拆除掉!

於是,備好兵馬,竟然美國狗者要親自出馬!對於這個之前死對頭的日本豬者美國狗者確實氣得牙癢癢,居然連個死人也敢來跟活人作對爭王!他決心強力執行拆除太歲爺廟的行動,拆祂個措手不及!

美國狗者就親自帶領眾多的兵馬,到處去拆除了……沿路拆除到「太陽入口處」的日本區域時,忽然美國狗者當場嚇了一跳,而停頓在那觀望。

因為眼前的這個區域,四周的建築都是木造的民宅,又好像都是「太歲爺廟」的形式,全都是一個樣;而且還是很密集的建立在一起。尤其當時是大白天,但整個區域處死氣沉沉、連個百姓在外面走動也沒有,如此異常的寧靜,才使美國狗者一時寒心的停頓在考慮……

話說,當美國狗者強制拆除「太歲爺廟」時,陰界領袖日本豬靈者,也盤算趁勢推翻美國狗守皇帝;祂事先通知所有水界上岸沒去投胎的靈魂根者,去附身廟裡的人類,藉著乩童傳達:「×日×時要所有乩童集合在×地,推翻美國狗者政權。」因此,當美國狗者的兵馬行進到日本領域時,日本豬靈者也備好祂的靈兵(水界的靈魂根者附身人類—乩童)在等著……

美國狗者考慮到最後,他還是選擇決定照常前進,繼續拆廟!

此時,突然從各處的「太歲爺廟」裡,就衝出一大群乩童—個個手拿鈍器、舉止怪異、還怪聲怪調地吼著—剎那間,起了一陣白茫茫的煙霧,白霧中赫然出現日本豬靈者的鬼魂!祂離地三寸飄行在眾乩童的人群中,帶著電波的滋滋聲響,霧白地現形,如同生前的模樣,一路飄行到祂的「靈兵陣」前。

美國狗者和他的兵馬,全都震驚得無法動彈(其實是電磁波所致),眼睜睜地看著……

日本豬靈者陰森森地說:「好久不見,你這隻老狗!作威作福的好日子到盡頭了,今天就是你政權垮臺的日子……」

★當日本豬靈者正打算下令叫乩童衝殺過去時—忽然又是一陣白茫茫的煙霧,出現在兩邊人馬中間!不知從哪冒出如雷的喝阻聲,如回音般地四面八方傳來:「你們給我住手!」

突然,好久不見的中國精靈鼠者就現形在白霧裡站在雙方的中間,並大聲呼喊:「大家不要在互相對抗了。」

美國狗者全身發麻、起雞皮疙瘩,哆嗦地說著:「你……你……你、和、日……本、豬、者……到、底、是死、是活……」恐懼襲捲美國狗者的所有士兵,個個都嚇得往後倒退好幾步。

美國狗者為了穩定軍心,終於鼓起勇氣,直接大聲詢問說:「喂!你是人還是鬼呀……不然、這麼久的時間,你是躲藏到哪裡去?」(當時美國狗者已經高齡一百二十七歲,還親自帶兵出來拆廟,他也不敢置信近百年不見的中國精靈鼠者,竟出現在眼前!)

中國精靈鼠者回 答說:「我這段長期時間是在民間地皮面下層底處的〔陰府大本營〕,參與起義實施政治的工作。我這次現身的目的,是受各個人類種族的靈界祖先之委託,要來通 報大家趕緊撤退回去,把各自的族群者拉合一點!不然過幾天不會有太陽出現,因為『太陽磁球』要在民間地皮下層底處,規劃全世界的地形;而且是用於震裂『沼 泥鹽流磁的氣壓柱』來再度分割『五大區域處』,讓五個區域脫離更遠的不一方向而去;就是要讓大家各自分開,去自行執政而有自己的領域。」

哇!這個意思就是以後美國狗者不再是全部族群的統治者囉?美國狗者聽完中國精靈鼠者的通報,就馬上很不客氣地當面指責中國精靈鼠者:「你這個狡猾的老臭鼠!又在耍什麼計謀啊?不然你在這胡亂講一通,憑什麼大家要相信呀?」(看美國狗者如此質疑,日本豬靈者馬上心生一計……)

這時,忽然從人群中踏出一位被附身的乩童,開口說:「我是陰靈皇帝的日本豬靈者,也是曾經大家的共謀者,當初你美國狗者和我們共謀領袖的事,只有我們幾位包括已死的非洲虎者知情。這樣你該知道我說的話是真是假吧?剛才中國精靈鼠者所通報的話都是事實。」日本豬靈者還是逮到機會要教訓美國狗者:「自從被大地震震死之後,我也是在〔陰府大本營〕為參與實施政治的一份子。要不是看你這個老狗皇帝做得如此過分—根本沒替百姓建立任何有用的政策,只是搜括百姓的稅來供自己和官員享受,當個領袖當到不顧百姓死活—我才忍不住出面的!」

雖然日本豬靈者如此表白,美國狗者還是很質疑;他大剌剌地說:「中國精靈鼠者,你把真相講清楚,我才考慮要不要撤退回去!」

中國精靈鼠者為了讓大家能和平,也只好把事態的重點大概提示說明了……

我們宇宙的「天地五界」,所有靈異的智慧靈根者有高低差異在循環。在〔陰府大本營〕,高智慧靈根者已起義實施政治,成立天地五界的靈界法院。這處法院,就是天下民間所有人類的生死、陰陽靈根者交替的往生判刑處;並且,也是人類一生工作修行的好壞,等到老邁壽終回靈界時,必定要接受這關『靈界法院』的審判。

所以『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祂們要把工作修行好或壞的人類,分成「五大類不同膚色的種族人」—要把這些種族者,作為好壞差異的分布法,出生在天下民間五大地形的「十二種地氣」—中國種族人、俄國種族人、非洲種族人、德國種族人、中國種族人、韓國種族人、法國種族人、英國種族人、印度種族人、印度種族人、美國種族人、日本種族人—讓各自區域的種族人,自行去擔當「工作修行的職責法」、以及「做人品行好壞的考驗法」。這種分為五大地形的用意,也是要讓各個地形的人類種族,有各自不同的「靈界祖先」,在執行人類維護管制的觀瞻—記載人類不良的行為,等到太過分時,就是要作為懲罰的對象。

※前述,中國精靈鼠者把大略重點說完了。美國狗者聽到這種說明,有聽沒有懂的茫然,就動怒的指責中國精靈鼠者:「你到底在講哪門子鬼話?你是不是在和日本豬者共謀,用怪力亂神在耍詐呀?」

中國精靈鼠者聽著也笑笑地直接回他:「我只是受各個人類種族的靈界祖先之委託來通報而已,若是大家不信的話,那等大家被震死回靈界時就瞭然吧!」

中國精靈鼠者回應這一番話,美國狗者反而急促的問起:「那陽世間的人,生死交替是怎樣定規的呢?」

中國精靈鼠者就說:「人類的生死交替,此過程確實是很複雜的程式,一時在此要表達清楚也難,說起話長啊……等你死了,自然就知道了。」

有意想要瞭解人類生死交替的真相,請讀者自行去查閱張國松著作:《人生大挑戰》及《人生字典》。

美國狗者卻很不屑中國精靈鼠者的話,就大聲喊說:「我還是不相信!你中國精靈鼠者又在耍詭計?幫著日本豬者要搶我的領袖地位是吧……」

這次中國精靈鼠者,也不理美國狗者的蠻橫,轉身離去,並且一邊走一邊大聲說:「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往東上……心向上界無邪念,順天意吧!不然世界末日又來了。」其實中國精靈鼠者回〔陰府大本營〕執政後,眼見民間的美國狗者身為執政者,卻是暴虐無道的官僚政治,也從未實施對人類政治有建樹的政策;因此,祂暗中指派「渡畜牲者」,經常在美國狗者的睡夢中啟示:「心向善地無邪念,不要再造孽了,死後都會有靈界法院的審判,靈界法院就是〔陰府大本營〕裡的『阿彌陀佛法院』;每個人死後都要經過此法院的審判,決定往上界風雲靈界、或是往下界水陸界而轉換修行處。人類要心向上界而努力,善盡工作職責才是正確的修行……」(就是經常在美國狗者屠殺百姓後,都會在睡夢中有「渡畜牲者」賜夢,訓示美國狗者這些相同的話語。)

一聽到中國精靈鼠者說出這番相同的話,美國狗者猛然大悟—明白其意是啟示:做人要心向善地無邪念,不要造孽的意思。眼前若要和乩童對戰,不管是贏、是輸,都會損害到人類的軀體—這番考慮之下,美國狗者終於決定撤退了。

不過,美國狗者還是對這個區域的百姓氣怒地放話警告:「我就暫時撤退回去等待幾天看看,如果沒依照中國精靈鼠者所通報而實現的話,我會再度來大拆除所有『太歲爺廟』!」話講完,就撤退離去了。

(同時,日本豬靈者也當場宣布:「所有水界的靈魂根者通通退駕!現在靈界法規已經嚴格明定:『陰陽兩界不能有任何接觸,違反者就地正法,磨漿投胎植物或土壤!』所以,你們快跟隨渡畜牲者去投胎陸地動物吧!切勿再去附身人類。」原來,因為日本豬靈者這場陰陽大對抗,把陰陽兩界弄得糾葛不清,〔陰府〕已針對此現象訂出制衡的嚴格法規,禁止陰陽兩界的接觸,以免世界大亂。)

【第二次世界末日的實況】

果然,當美國狗者連夜趕路好幾天,撤回到自己的城門外時,突然整個領域的地皮面,就開始搖晃了!同時,美國狗者也看到整個領域的四周圍,升起濛濛白霧的異象。

這種景象,也使美國狗者想起曾經遇到那次大地震的悲慘局面,頓時心生恐慌,不顧一切,拔腿就直接衝進城門裡去躲藏了!

身為領袖,碰到災難時卻是丟下兵馬,自己逃難去躲藏—他為了怕反抗份子造反,早已先建設了地下的避難所,這回大地震,倒是派上用場。

地震搖晃不久就停了,突然整個大地颳起強風暴雨,好像在做颱風一樣……隨後就漸漸天色變成暗無天日的黑夜—同時,就發生大地震了!

此時遍地是黑漆漆的景象,只有不定時地聽到旁邊傳來建築物的崩塌聲、及人類的慘叫聲……

不過,這次的大地震,確實只讓人類感覺似乎像在坐船一樣的搖晃,不會像曾經那次(第一次世界末日)如雷的震裂地皮面、隨海嘯脫離的恐怖之景。(事前,中國精靈鼠者早 已先暗中顯靈去交代各個族群的帶頭者,讓他們各自做好安全措施的防備;所以這次「暗無天日的大地震」,大家已有心理準備而領會的應變,不致於太恐慌;但仍 有坐立不安的心酸之憂,因為這場大地震持續了約一天的光景,在黑暗中四周圍的海嘯聲,特別令人毛骨悚然;況且人類根本不知道所有領域會被地震脫離到哪?且 地震到底何時才會停止……)

【就此稍微結論:】

●這是太陽開天之後,接連演變到地球再度被震裂分開的過程。

為什麼〔陰府〕又要對人類執行這種「世界末日」的道德制裁呢?而且,此次大地震,還震死了大約百分之三十的人類。其實最大的原因:也是人性不軌而產生「道教興盛」的亂象,才惹起提早來的災情。

不過這場《人與鬼的陰陽大對抗》,其中是有兩方面的處事法:

■第一方面:就是自從「美國狗者登基之後」,他所實施的政策,都是一些「無權佔有的自肥法制」;事實上,完全不符合當初中國精靈鼠者奉行〔陰府〕之意—要在天下民間實施「全民政治」,以和〔陰府大本營〕所起義實施政治的規範相同。

真相:美國狗者執政的這段期間,被他統治的所有人民,確實大家都很不滿他「奸雄的體制」,且他是以「苛政猛於虎」的方法在執行統治,更加讓所有百姓都過著民不聊生、悽惶愁悶的日子。

以這種執政的亂象下去,〔陰府〕勢必會執行洗盤的道德制裁。

因此,『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中國精靈鼠者,得知日本豬靈者的推翻意圖,也就默許祂去執行;讓這位〔陰府〕內地所有靈兵將的統帥—日本豬靈者,帶領渡畜牲者上陽世間來推翻美國狗者政權的自肥法制。

■第二方面:就是當時〔陰府〕已實現了「天地五界」的「陰陽靈界法院」—要讓天下民間所有的工作修行者,修考「今世做人處事」的是非善惡,等到老邁壽終回靈界時,在此法院有公平審判的定論,然後判定循環的投胎之處。

☆此情況的表明:這就是「人類從生到死的循環寫照」,靈界(陰府)實施這種人類生死循環的修改法,「人類才有一代接一代」、不認輸的超越者,以及新人換舊人的交替事。

以當代民不聊生的人類生活,雖然是辛苦的修考,但〔陰府〕的執政者也是在積極建設宇宙的循環機制及法則,等到建設完備後(五顆太陽、當地陰間地府處、靈界法規均已備妥),再以大地震分割「五大地形」到更遠的間隔(尤其是美國狗種族人的領域,把其推到最遠的區處,隔著大海就無法去干涉其他種族),讓各區處各種族自行實施執政的規劃。

再談到當代困苦生活中的工作修行者,在「世界末日」的地震中死亡後,自然就有公平的審判,轉換分發下一個修行地,例如:

※努力工作且智慧高者,往上界(第二界風雲靈界)循環。

※隨波逐流信仰道教者,投胎印度、非洲(第五地形)。

※創廟及不務正業的樁腳、師父、道士、道姑、廟公等,往下界(第四界水陸界或第五界沼泥界)循環,投胎魚蝦畜牲類或細菌類。

※平凡的工作者,再度循環投胎人類(第一地形、第二地形、第三地形)。

由前述可知,智慧靈根者(靈魂根者)的循環,確實是永不滅的循環。因此,當人類死亡回界時,都是個個驚訝,原來死亡只不過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早知道民間的活人也不必哭得要死啊!

重點:既然明瞭〔陰府〕有此「陰陽靈界法院」的存在,而且也有明確的循環機制與法制(詳閱本著者的《人生字典》)—那這一生做人的境遇,再苦也不必埋怨,只 要秉持「士農工商」的原則,努力求生,等到老邁壽終時,必定會有好的轉換修行處!這也是「天地五界」最公平的循環交替事。

 (接連演變:)

人類種族的語文不一之戰…… 

更多精采內文,請看《宇宙歷史》人類種族的語文不一之戰-[4]

 

創作者介紹

你不知道的人類真相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