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生的考場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誰說天機不可洩?

 

厚520頁,版面長21公分 ,寬14.8公分。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實不認知,還有明天嗎?

 

我是【張國松】、民國四十年出生、台灣台北市人、職業:石銅雕畫家。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賺外快的童年……

◎老爸把賭場輸掉後,我少了小費收入,就得靠其他門路賺外快了--夏天,撿「蟬殼」賣給中藥行;抓「知了」和野桑樹上的「野蠶」去大龍國民學校門口叫賣(我記得知了叫得太吵還把校長引來),順便也兼賣「桑葉」;還有,去淡水河邊的臭水裡找「紅蟲」,只要有污水的地方就有紅蟲,我用舊蚊帳去撈,賣給養鰻魚苗的人,有時一天就可賺到三十幾元!

民國四十五年大龍峒已 經有「耶穌教會」,受洗入教的小孩,星期天去教會就可領餅乾、牛奶和小卡片。我的姑姑是教會的工作人員,也來家裡傳教,說加入耶穌教,若有戰爭美國人會來 保護…我看在餅乾、牛奶的份上,求阿嬤讓我和弟弟加入教會;阿嬤就拿個大澡盆裝水,叫我們三兄弟跳進去浸一浸,就叫姑姑當作已經受洗入教。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養家的童年……

◎九歲那年,好景不常,我老爸又沉迷賭博,欠了大筆賭債,回家要求老媽把麵攤賺的錢拿出來還賭債,老媽當然抵死不從,老爸就把她打到頭破血流、砸桌砸椅、連麵攤也砸爛…逼到她把錢拿出來--當晚,我記得很清楚,老媽搭了七點二十分的火車離家。

老媽離家後,被砸爛的麵攤也做不成生意了。老爸成天酗酒,動不動就發酒瘋對我拳打腳踢;那時,阿嬤叫我不必這麼拚命去賺錢,賺再多都被老爸賭掉、喝掉;所以那陣子我也沒去找門路賺錢。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少年時期的回憶……

◎ 剛改行的初期,我每天騎著腳踏車到處繞,打聽哪個廟口有做熱鬧、酬神戲或適合擺攤賣小吃的場合,我都記起來,等日子到時,就去做生意。考量到個個地點不 同,路程也長,我估算著決定賣「船板」(炸地瓜片);因為這個東西我可以事先在家炸好,騎車載也輕鬆,而且成本很便宜!據我之前跟著賣膏藥的經驗,「主動 和被動」的銷售方式,取決在賣的貨品是什麼--『鯊魚皮、炸魚酥』是人家烹飪要用到的食材,所以是「被動」的吸引人來買;『膏藥、零嘴』並不是非買不可的東西,一般人會消費多半是一時興起的購買慾,所以要「主動」送到客人面前勾起他的消費慾望,且「主動」的方式也會讓客人「不好意思而多少買一點」--「船板」就得用「主動」的方式去賣!

我去跟阿嬤講我的計劃,阿嬤就拿出三十元讓我去補貨,還教我「黏紙袋」,用來裝「船板」。阿嬤娘家在福建是做雜貨生意的,她會折出各種斤兩的紙袋--她交代我買「稻草紙」回來,在家裡幫我黏了好幾百個紙袋;還特別教我「裝東西時要裝得滿滿、尖尖的,才會吸引人」;此外,既然我每袋賣五角,就要換好很多五角的零錢,找錢才方便。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 一天,我帶了四個小孩一起去抓毛蟹,記得秋風颳得很大,在河邊的草都被一陣、一陣的風颳得嘩嘩作響;我一邊在找毛蟹,一邊瞄到遠方的水面,有奇特的大波 紋,從對岸往這邊移動…看起來像一根大木頭在「漂動」,因為風大,把水面吹得不太能辨識清楚,我愈看愈好奇,照理說若是樹幹、竹竿,有可能被水流打得轉動 方向,但絕對不會一直保持「橫向」的流動,所以我一直盯著那個東西,毛蟹就暫時丟在一邊…那個「大波紋」竟然越來越靠近岸邊,我可非弄清楚不可了,開始朝 那個方向走過去,經過停泊的漁船,隨手抓了撐船的竹竿;走近一點時,看得出來水上的大波紋,是一種在游動的巨大動物,牠穿過近岸邊的水生草類時,草都往兩 旁倒下,發出窣窣的聲響…突然、我瞄到牠的頭!是一隻大蛇!蛇頭比我的兩個拳頭加起來還大!我心裡竊喜,這麼大的一條蛇抓來賣,一定可賣不少錢哪!

我 趕緊衝回剛才人家停放的漁船拆一條麻繩、一邊回頭盯著大蛇游動的方向、一邊吆喝還在抓毛蟹的同伴;我做了一個繩圈,用蘆葦葉綁在竹竿尾上,然後提著竹竿去 追那條大蛇…牠昂著蛇頭,蛇身還在水中游動,我三步併兩步跑、很快地追上牠了…我伸長著竹竿,用尾端的繩圈去套牠的頭…大蛇也警覺到我想抓牠,回頭作勢攻 擊我,吐著蛇信、發出「嘶、嘶」的聲響,我左閃右躲,套了兩、三次終於被我套住蛇頭了!一套住、我就拉緊繩子把牠勒住,大蛇奮力地扭動想要脫逃,我也眼明 手快地把繩子就近纏到旁邊的大石頭,用大石頭卡住綁著蛇頭的繩子;此時,隨後追來、邊跑邊嚇得哇哇叫的同伴們,也加入幫忙拉…眼看這條大蛇不斷地扭動、翻 騰,我趕緊叫同伴找一根大木棍給我,那個嚇得打哆嗦的小孩,在河灘上東看西看,好不容易找了一截樹幹回來給我,我叫同伴們拉住繩子,用腳把小樹枝踹斷、掄 起樹幹砸蛇頭,打到蛇頭抬不起來為止(大概被我打暈了)…為了怕蛇咬人,我脫下上衣蒙住蛇頭,連同繩子牢牢地把蛇頭捆在那根竹竿的中段,我打算這樣把蛇捆 在竹竿上抬回去;旁邊還有兩個從頭到尾嚇到發楞的同伴,我叫他們去幫我找繩子來綁蛇--結果,這兩個竟然一去不回,嚇得沒再回來!

此時,大蛇又開始扭動身體、一圈一圈地開始纏住竹竿,竹竿被牠擠得「嗶嗶、剝剝」地響;我叫其他兩個小孩把衣服脫下來借我,我就用衣服當繩,把蛇尾捆在竹竿上,這時大蛇已蜷曲成一大團,看起來好像一個大水缸,黃黑色的斑紋,看起來真得很嚇人!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屋頂養的賽鴿已經有半年之久,每天早上五點多,我都會先放牠們出來飛、再餵鴿子…在等鴿子回籠的時間,我就坐在屋頂上想事情;我的人生、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呢?老爸惡習不改地不斷欠下賭債、成天只追著要錢賭博和喝酒、和老媽為了錢吵架、用日文互相叫囂、對罵--難道我是為了賺錢給老爸還債而活嗎?這屋頂是我的靜寂空間,我一面眺望長長的淡水河 、一面思考沈澱心思…

突然、我看見雜貨店門口,隱約有兩個小孩在玩火,看起來霧霧的人影,忽隱忽現…我心裡覺得怪怪的,這個時間怎麼可能會有兩三歲的小孩出現呢?我盯了很久,想看清楚,太陽一出來時,又看不見了。餵完鴿子,我就去煮「皮蛋瘦肉粥」,這是我新想的賺錢門路--「賣早餐」。

我 自己研發的「皮蛋瘦肉粥」,是結合我在酒店廚房的料理經驗而發明的。我去買最便宜的蝦米(只要新鮮就好)和菇類,等米粥煮到三分之二熟,就加進蝦米、菇 類、胡椒粉、少許醬油調色和調味料去滾,祕訣是白胡椒粉要一起滾到粥稠了以後才放瘦肉,這樣才會肉嫩滑、粥鮮甜;最後再加入皮蛋一起煮,皮蛋一粒切八片, 和別人煮的瘦肉粥不同的地方,就是我的皮蛋是大片的和粥一起滾過,然後整鍋放進王伯伯幫我做的超級保溫箱--我請人家寫了『皮蛋瘦肉粥』五個字,自己依樣畫葫蘆用紅漆「畫」在木箱上。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報名參加大同洲會的 賽鴿比賽,我掛的腳環是普通的,共二十一隻賽鴿去參賽。賽鴿必須通過五關,在五個不同的施放地點放飛,看誰的鴿子飛回來最多和最快飛回來。當我的鴿子一關 通過一關,全數飛回來、第三關時,有很多職業養鴿人紛紛打聽我,想看看這個養鴿的小子是誰?有些人找上我,遊說我加碼賽金,可是我沒錢,他們就想出資借 我,要我贏了彩金分他們一半;但是我問他們萬一輸了呢?他們就說要我再慢慢還他們,當下我就拒絕了;我認為用借來的錢賭博是非常不理智的。

後來我的賽鴿獎金贏得了五萬多元,而且我的全部鴿子都被人搶購一空。這不是一筆小錢,我很興奮,想好好利用這筆錢做生意。(同時,我也搬離了舊宅,在圓山動物園附近租了房子。)

我去找七叔,告訴他我贏得賽鴿的獎金,想要做生意;七叔就說他有一筆好生意做、利潤很高,會幫我安排--出乎意料地,我竟然因此踏入黑社會。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服兵役的日子……

◎新兵入伍訓練在苗栗頭份斗煥坪, 報到那天我就被連長叫去訓話:「你是混流氓的喔!聽說你很屌是吧?」我也不甘示弱,問連長我臉上有寫「流氓」兩個字嗎?憑什麼斷定我是流氓?我自知沒有任 何案底前科,不想直接被貼標籤;連長也回答不出我的問題,只是警告我:「你給我安份點,我會特別注意你!」我想大概是新兵體檢時,脫光衣服被他們看到腳踝 的刺青。我的體能一向是很好,當兵的操練對我而言是輕輕鬆鬆。不過從小天生的「領頭」個性,即使到了軍中,也很自然地有一大群阿兵哥只要休息都喜歡跟著 我、聽我講話,我在軍中的編號是八號,每次大家都會說:「八號,講些故事來聽聽嘛…」老是一堆人圍著我,我又因此常被連長叫去訓話:「八號,你在搞幫派組 織嗎?」我說:「報告連長,他們只是喜歡叫我講故事而已,沒有什麼幫派。」連長只能不斷警告我、恐嚇我,說真的,我一點錯也沒有,才不怕連長找麻煩,只不 過真的是每天被五、六十個人圍著要我「講古」,我被取了一個綽號叫「台北一條龍」。

後來結訓分發到澎湖當兵,才擺脫這個討厭的連長。澎湖公北的部隊裡,我才剛到就有人認出我,說:「大仔,你也來做兵哦…」一下子,就傳得沸沸揚揚,所幸我遇到一個好連長--歐陽連長;他並沒有不分青紅皂白地找我麻煩,反而是暗中觀察我。我記得報到第一天,全體新兵集合在操場,連長連喊了幾個口令:「向後轉、向左轉、向後轉、向前轉!」最後一個『向前轉』全部人還在轉得搞不清楚方向,只有我一個人不動如山,連長大吼著:「八號(又是八號!)、張國松!為什麼沒有動?」我仍然動也不動,也不回一句話,既然說『向前轉』我就不必回答為什麼。之後,近二年的服役期,連長和我成為好朋友,他也透露那時他就知道我的腦袋清楚,不可能是會違法犯紀的莽撞人,所以他很放心;有一次被連長看到我在菜園練拳,歐陽連長還請我教他武術,我教會了他羅漢拳和白鶴拳,他都是在晚點名之前的時間,要我教他練武。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成家立業的日子……

◎退伍之後,有了第一個孩子,我才和釋小雨辦結婚登記。那時我四處刷油漆賺錢,她哥哥當兵惹了麻煩欠一大筆錢,以及娘家欠人的會款…通通都成了我的壓力。我每天努力工作賺錢,就為了供養她娘家、我父母及我們自己--三個家庭的開銷--而 挺著大肚子的老婆卻時常不見人影,後來才知道她都是跑去玩四色牌;我好言勸她,她都推說是去找朋友聊天;有時被我撞見她在娘家賭博,她就說只是玩好玩的; 甚至到後來玩個兩天兩夜、三天三夜都沒回家,她也是堅持不承認她「愛賭」的事實。孩子生了以後,她說她不會帶小孩,就私自拿錢去請她的大姊幫她帶孩子,而 她更變本加厲地往賭場跑,根本是全天候不見人影…我心想,該不會我又娶了一個跟老爸一樣的賭徒吧?

有 了小孩之後,壓力又更大了。我一直在鑽研新的油漆材料,依我所觀察油漆建材的市場,若要賺大錢,必定要有獨門的技術,所以我一邊拼命標工程、拼命做,但有 空暇,也是在研發油漆的配方和技術,也因此沒空去多干涉妻子沉迷賭博的行為。尤其有時標到離家較遠的工程、又為了趕工,我就睡在工地;趕工時都連夜加班做 到一、兩點,若是耗掉回家睡覺來回的車程幾小時,反正天亮也要回來趕工,為了爭取休息的時間,不如就地打地鋪了--這是我為了要應付龐大的家族支出而盡的努力。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突然靈魂出竅遊走陰陽兩界的情形……

◎ 二十六歲的某天夜裡,我正要入睡時(照例老婆又賭通宵了),突然發現我身旁躺了一個跟我相同容貌的人。我很驚訝,伸手去搖、想叫醒他,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 事,卻覺得他一點反應也沒有,跟死人一樣…心裡正納悶時,忽然(整個房間變白茫茫地有如在煙霧之中)旁邊又出現一位『鬼魂』--祂說祂是「正統黃種族人的靈界祖先」,生前的姓名是鍾馗(註二十二);祂告訴我,床上那個跟我長得一樣的人,是我(張國松)的軀體,而我是「頭顱內的智慧靈根者出竅」,軀體如同死人,才會叫不醒。

原來我沒死啊!心裡的困惑解除了,我才放心問祂這種情形的原委;這位『鍾馗先生』還指引我,教我如何把「智慧靈根者」引入軀體、回到頭顱後腦處(就是把出竅的靈魂體用念力集中氣流從鼻孔鑽入頭顱內);並且又指點我如何使自己的軀體能清淨地保持氣流靜態平穩而出禪(註二十三)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展創業石銅雕畫的日子……

◎ 生活過到兩個女兒唸小學時,為了適合我做雕畫的場所,我們又搬家到板橋租房子,當時她們是就讀埔墘國小。有時我有接油漆工程,小孩下課就沒人顧(小兒子一 早就被媽媽帶去賭場了),白天我出門工作前,就得先做好滷肉飯之類的食物,讓女兒回來有東西吃。住了約三個月,鄰居就抗議我的小孩太吵、沒人管教,尤其有 時老婆在家補眠,任由兒子頑皮丟東西砸樓下,小姊姊也管不住他闖禍惹事…最後、我又搬回社子,而後結交的一位房東友人--阿龍,至今我們仍是好哥們,關於我後半生「執行書冊任務」的種種情局,他是最清楚真相的人。

我向阿龍他老爸租了一間幾十坪的樓下屋,專門用來作畫,從事「石銅雕畫」為生。為了打開知名度,我去台北公園、芝山岩 …等郊外,展示我的作品。尤其在(現在的二二八公園)公園荷池旁,看見荷葉翻飛、蛙鳴蟲跳而畫出的『夏之聲』,就是如此而來的靈感。在公園畫畫時,我帶些 完成的石銅雕畫作品,展示讓人觀賞,一天又一天,漸漸形成「粉絲團」,有人都是專程來欣賞我的畫作,甚至美術系的學生也成群來觀摩。我所獨創的「石銅雕 畫」,材質是結合我建材、木工、油漆化工的專業技術而發明出的,至今民間還沒有現成的材質,所以絕對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註二十七)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活鬼纏身不自覺的亂象……

◎為了要執行寫書的任務,我對有學歷的人來接近、不分男女都對他們很好,冀望未來若執行書冊任務,可以借助他們的能力。不過、那時「六合彩」的簽賭還很讓我迷惑於錢財--我 雖然看到那些簽賭的人下場都不好,但是自恃著瞭解陰陽靈異內幕,功力深厚,不怕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所以那時也中了不少彩金,周遭的朋友自然想沾光,都說 不在乎下場不好,當下沒錢才慘呢!(結果,有的反而因此荒廢了正業、店倒閉的、坐牢的、死的死、病的病…原本中到的錢也沒了,真的是全盤皆輸。)

這段時期,我認識了來求明牌的阿秋,他說他在當兵時就聽過我的名號,特別來拜訪我;他經常來找我喝酒,我把〔陰府〕要我執行任務的事跟他說,於是他自告奮勇要幫我的忙。尤其、我經常得藉著酒氣出禪辦事,在外人眼中都以為我是喝醉的「酒鬼」,實際上我是「靈魂出竅」去跟陰界協調處事。其實有知情的人能在旁邊顧軀體,才能保護出禪者的安全;所以只要我出禪辦事時,就會找阿秋來幫我,他也很得意,自封為我的「護法」。我在此時已經了解,所要執行的書冊任務是義無反顧的今世使命,因此我常常出禪去找資料。就這樣、對於願意幫我的人,我都很感謝,都盡能力所及回報他們;如阿秋當時所經營的工廠倒閉,我便請「渡畜牲者」協助,幫他再度創業賺錢。(甚至缺資金,我還提供明牌給他。)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面臨「前面手牽手、後面下毒手」的險境……

◎話說之前,我把在三重遇見流浪的三弟一家人帶回來住,也把老婆惹得很不高興,她把我打算讓出來給他們住的房間,窗戶都拆下來…可是,眼前「兄弟有難」我怎麼可能置之不理?老婆跟我大吵大鬧,甚至聯合三個兒女搬了出去,在阿龍家的樓上另外租了三樓去住。

那 時,我一直想讓老婆瞭解我的處境,但是她卻完全不肯聽,寧願相信牌友和她開宮壇的大哥所煽動的話,認為我在說要寫書的事是中邪、還對神明不敬!她私下拿了 很多錢給她大哥的宮壇祭改,卻不知道因為她去求、惹來更多「陰界的邪靈者」,我得更辛苦出禪去協調,以免家人出事…尤其出禪後的頭痛,得靠喝酒來痲痺--而讓我時常處於喝酒的狀態,更是風評不佳、臭名遠播!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被人心險惡、五馬分屍所逼自殺的真相……

◎自從李一微開始教我認字,書冊的進行也佔了我大部份的時間,我也沒空雕畫,全心在執行書冊任務。阿順來我家幾趟我都沒空理他,我知道他的意圖是要藉著媳婦來掌控我,現在我已經另謀方法,他也料想不到我會找別人幫忙。

我那猜忌多疑的老婆,自然成了阿順煽風點火的最佳人選。她又開始跟我亂了:「人家阿順都 有講,全菜市場都在傳,你跟一些女人混在一起、不三不四,你這樣子乾脆婚離一離,我才不會丟臉…」我實在受不了老婆潑婦罵街的功力,她可以一開口就劈哩啪 啦罵兩個小時,我無心去理會她的無理取鬧,乾脆不發一語寫我的文稿;她就開始摔東西、翻桌子…對於她的愚蠢、容易被煽動的個性,我已經領教二十幾年了、不 是一天兩天的事,所以,我絕對不回應她的胡鬧,就如同以前標工程時她大亂的對策--「以目標為優先,不理她的亂」--照樣如火如荼地進行寫書的任務。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自殺死亡後的奇遇……

◎依照我平常出禪(靈魂出竅)所觀遇的靈界執行法,所見人死亡的情景--人體的神經系統停止運作、軀體冷卻時,後腦之大阪筋的細胞膜就會鬆綁,此時「智慧靈根者」自然會從鼻孔(或耳朵、眼孔)鑽出,並在一旁等待「心臟跳動的氣流」即『人的記憶力檔案體』、(又稱心靈磁流魂體)從鼻孔或嘴巴脫離軀體而出,然後兩體會吸纏在一起--此時稱之為『靈魂根者』,才能漂浮而行。

■民間的急救法:心肺復甦術(CPR)都是針對口、鼻、胸口做急救也是此因。另提、為何有時意外死亡之屍體在見到親人時會出現『七孔流血』的現象?原因在於死者的「智慧靈根者」一時還未反應、或困在體內尚未鑽出軀體;當親人到場時,彼此的心靈電磁波是互相融通相吸的--突然!死者的『心靈磁流魂體』被吸引、隨著「智慧靈根者」噴流而出,才會出現『七孔流血』的情形。再提「死不瞑目」的情形--此為死亡前之「軀體」是有痛苦掙扎的狀態,自然就會出現未闔眼的現象,不代表任何意義。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被趕出家門、面臨眾叛親離的苦境……

◎話說我重回民間生存,老婆一點也無法體諒我要做的事,連我自殺後整個人瘦削成骷髏狀,她也只是斜睇著眼、嘲諷我怎麼不快死;次日、我開始想把之前遊考天地五界所記錄的草稿,一一分析整理、要來寫出全套的靈界執行法;也打電話召集李一微李家華許士偉等人來幫我--卻赫然發現我那一大疊約三十幾公分厚的草稿,全、部、不、見、了!我很驚訝地去詢問老婆,她卻輕描淡寫的說:「那堆垃圾不丟掉幹麼?」天啊!這下子我之前所作的草稿記錄都沒了,又得出禪去重新找資料!

我又重振旗鼓,請李一微等人來幫我,我開始把靈界的執行法粗略地寫出來…這下老婆更是氣得哭天搶地,指責我:「假日就很多女人來家裡,男女混在一起交頭接耳,看了就是不爽!」她時常跑去阿順家,每次回來就大發雷霆,連我有時正在出禪(回靈界),她也把我硬推起來罵我:「別整天裝神弄鬼!順哥跟我講、市場的阿琴都說李一微跟你有一腿!你給我起來說清楚…」我很氣她不分青紅皂白地亂指責,一點頭腦也沒有、隨人家煽動起舞:「人家李一微還有男友許士偉一起來幫我,你到底是瘋子?還是白痴啊?」她又乾脆轉移目標到李家華,之後還又去李一微家鬧,惹得無辜的李家華哭得要死…大家也漸漸不想來我家幫我,我只好時常用打電話的方式去詢問這些「字典老師」,而我老婆絕對會在我講電話的時候,故意在一旁摔東西、對我劈頭大罵…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參與「天地五界」運作的實況……

◎就從我進入「太陽磁球」、隨著「太陽星君」參與太陽的運作過程來說起:我出禪後的靈魂根者,偕同我在靈界的好友鍾馗, 由祂陪同我先至當地的「陰間地府處」,去搭乘接駁的小飛碟到〔陰府大本營〕;接著去泡【水銀晶體的輻射池】,把本體的「心靈磁流魂體」硬化成『結晶軟皮 體』(才可進入高溫灼熱的太陽),而後到沼泥界下層浮平底處(此為太陽磁球的停頓處),搭乘飛碟進入太陽裡面,隨著太陽環繞地球的路徑,去遊考靈異生態的 所有執行法…

■首先、讓我最震驚的是--「我們人類居住的大地(地球)竟然不是像電視上播的衛星照片--它不是球體狀!而是平面的圓形大地!」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遊考陰府大本營、參與執行人類的運作法……

◎ 儘管我在北投住的期間,昔日信誓旦旦要支持我的人都鳥獸散,處境確實是孤立無援,不過還是有一些新朋友介入,這些人有的是另有所圖而接近,我也是利用現有 人才來發揮助力;尤其我經常出禪去遊考靈界的執行法,回來後用我所學有限的文法用句,表達地仍然很不順暢,需要有人能協助我…

說起、我再度出禪到〔陰府大本營〕,去參與靈界執行者在執行人類的過程:在民間許多江河、沿海都有通往當地的「陰間地府處」之線道--這是世界各地都存在的靈界執行處,且各地都是互相連線在運作。所以自然壽終的人類,即使是恰巧身處異國,祂的靈魂也會由當地的「陰間地府處」羈押,甚至連線送回該去的國家之「陰間地府處」。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面臨「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心酸處境……

◎ 自從打過那一架後,我日夜拼命,把出禪遊考的靈界執行法統整、詳細寫下來;期間為了避免文稿內容有誤,也需要時常出禪回靈界,再三確認我所寫出資料的正確 性…昔日鳥獸散的朋友,在經過時間沖淡罪惡感後,又再度因有所求而開始登門拜訪;此時期、我希望讓大家都有認知真相的機會,也可以把印好的書發送出去,所 以我也盡釋前嫌地照樣接納每個上門的朋友--也因如此,時常出禪、寫草稿,根本沒睡覺的我,還要應付輪番來訪的客人,確實累到苦不堪言;尤其、前妻仍然經常日夜來糾纏騷擾…在這種長期身心俱疲的情形下,我竟然生病了--全身長滿了『蕁麻疹』!

那天、又是數日沒睡,好不容易把出禪所見寫完一篇草稿;接著、是訪客的車輪戰…才剛結束--前 妻又帶著一票姊妹來教訓我,指責我「寫這些莫名其妙的書」、罵我「執行什麼鬼任務」、「要寫書找她們就好!幹麼找別人?」之類無理取鬧的話;我面對前妻的 恐怖攻擊,一向是採取『堅決不回一句話』的忍功對策…直到她意猶未盡地撂下一句:「你給我卡差不多一點!」終於帶著那票人馬消失門外,我才大大地鬆了一口 氣--三個小時的『言語凌遲』,我根本是出神在熬時間--此時、我全身奇癢難耐,又刺又癢的灼熱感,迅速從腳底板直衝腦門,我癢到要把皮抓破了,整個人像裹了一層紅色麵衣準備下鍋似的,從頭腫到腳…偏偏門鈴又響起、開門一看是翁仔夫婦,翁仔一看我就嚇一大跳說:「老大、你的眼睛怎麼不見了?」我說:「我已經很多天沒睡覺,今天又很多人來、剛才瘋婆子才走…」翁仔好意要去買甘草給我,我請他讓我休息就好了。他們走後,我趕緊脫掉衣服,在寒冷的一月天,全身泡在冷水裡…因為蕁麻疹的刺、痛、癢、熱,已經讓我痛苦到寧願冷死,也不想癢死!

Shih Si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